刘央:中美货币战 港元应改挂人民币(组图)

发布 : 2018-6-10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刘央认为,人民币加入SDR以来,虽然汇价变化不大,但在贸易结算及资产配置领域均在影响世界,发展超乎预期。



刘央收藏了国家主席习近平母亲齐心的书法真[「三思方举步,百折不回头」。


观望中美贸易谈判进展,恒指5月最后一周变化不大;专访有「中国女股神」之称的西泽投资主席刘央分析最新形势。刘央认为,自从2015年12月人民币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中美先后开展货币战及贸易战,争夺对全球经济的话语权,她建议港元与美元脱钩,改与人民币挂钩;由于不明朗因素增加,她建议采用趋势投资法,买入有上升趋势的医疗股,以及H股中的消费、电讯及石油股。

上一次专访刘央已是两年半前,她在2015年12月7日的专访指出,中央近年一直积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获纳入SDR货币篮子,意味人民币的发展已得到IMF的认可,为重大里程碑:「目前人民币未能自由兑换,但仍然获纳入SDR成为储备货币,这反映IMF肯定中国内地经济改革的努力,也证明人民币已强大至外界不得不承认(too big to be ignored)了。因此,我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已经踏上伟大的征途……将来全球只有两种主要货币,一个美金、一个人民币,一个Green(绿色、美钞的颜色)、一个Red(红色、100元人民币的颜色),红绿对抗或者是联合或者是整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她当时亦认为,人民币获纳入SDR代表人民币国际化踏前一大步,故她期待中国股市国际化亦会取得成果,即A股尽快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

上述专访见报后,人民币在岸价及离岸价曾延续2015年「8·11」汇改后跌势,惟去年初至今已反覆回升,过去2年半以来则变化不大;另外,A股一如刘央所料顺利「入摩」,并且于6月1日正式生效,成为中国金融改革与发展的另一里程碑,记者借此机会邀请刘央再次接受专访,分析中国金融市场及股市大势。

A股入摩 引证人币资产国际地位

刘央认为,人民币加入SDR以来,虽然人民币汇价变化不大,但在贸易结算及资产配置两大领域均正在改变世界,发展超乎她的预期,「第一,通过一带一路这种宏图伟略,使得我们(中国)周边国家都要跟人民币交易、交往及接触,这已经发生在一带一路周边的国家和地区,中国的话语权及定价权日益重要;第二,是在我们资产管理这个行业,愈来愈多有国际视野的战略投资家,也不得不考虑在人民币上做资产布局,于是就产生MSCI要把A股此人民币资产加入其新兴市场指数,而A股、H股加上美国预托证券(ADR),中国股票占这个股票指数的比例高达四分之一,全世界追踪该指数,因此要买入更多的中国股票,证明在最敏感的金融行业、在华尔街已经决定要投资人民币计价的资产了」。

在MSCI新兴市场指数6月1日正式纳入A股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3月开始便以贸易作把柄对付中国,刘央分析,是次中美贸易战实际上也是由货币战引起的,「我觉得现在没有人不谈人民币了,3、4月我去美国路演的时候,当地投资者都想知道中国及美国对人民币及美元的取态,这两个国家实际上也是进行货币的较量,贸易战也是由此引起的。所以中美目前正在打货币战,只是透过贸易战的方式表现出来,实际上都是在捍卫自己货币的地位,包括该货币作为交易及储存财富的功能。我觉得随著人民币获纳入SDR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代表我们国家的地位在走强,在全球政治话语权及经济定价权与日俱增,这是一天都不可以停止的」。

联汇1983年制订 中国国力今非昔比

另外,由于香港实行联系汇率,港元与美元挂钩,而美国联储局在2015年底至今已加息6次共1.5厘,6月亦很大机会再次加息0.25厘,但香港银行至今未有跟随调高最优惠利率,令1个月伦敦美元银行同业拆息(LIBOR)与香港银行同业拆息(HIBOR)之间的差距高达1厘,触发资金沽港元买美元套戥,香港银行体系结馀已由年初的1800亿元大减近四成至1094亿元(见图1);与此同时,香港银行的人民币存款期内却持续增长,由1月的5464亿元人民币增至4月的5976亿元人民币(见图2)。

刘央分析,今年以来香港货币市场出现的变化,实际上也是中美货币战的一种体现,她就此提出一个「激进」的观点,认为港元可考虑与美元脱钩,改为与人民币挂钩,「我吹吹牛,我觉得自己是比较前卫的,不好听的话便是比较激进了。金管局今年以来已反覆十多次出来捍卫港元了,按这个速度下去,香港银行体系结馀迟早会被全部抽走了,这应该是未来一两年会发生的事吧!其实我觉得港元应该是与美元脱钩,改为与人民币挂钩,因为联系汇率是1983年制订并且跟美元挂钩的,那时候的中国跟现在的中国差得远,现在谁不在说G2(中美两个超级大国)?」

「美国本来把我们当朋友」

金管局前总裁任志刚6月1日出席论坛时也提到,香港作为极外向型经济体和国际金融中心,外来参与者比例或是全球最高,愈来愈多资金进出,增加对维持汇率和货币环境的挑战,故他提出在香港流通货币中,设有港元以外的更多选择,例如美元与人民币。

上述观点近日已引起市场热烈讨论,但联汇过去35年一直被视为香港经济稳定的基石,社会上暂时并没有太多求变的声音,刘央就此回应说,「2015年我跟你说人民币与美元是『一红一绿』,中美两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时候人家也不理解,但现在再看,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聪明!」

至于中美货币战及贸易战会如何发展,刘央亦审慎乐观,认为双方可以斗而不破,「美国最近发生变化,它本来把我们(中国)当朋友,现在把我们当敌人了,目前是箭在弦上,但我觉得这个风险还是会淡化的,因为中美两个国家的领导人都非常有智慧。毕竟我们愈来愈强大了,虽然我们也有很多向人家学习的地方,但我觉得这两个国家应该相亲相爱、各有妥协,不能谁说了就算,因为谁也有自己的内功与杀手•寣v。

港交所吸科技公司 巩固金融地位

刘央又认为,目前世界的大格局很清楚,便是只有美国及中国两个超级大国(G2),故此资产分布一定要考虑美国与中国的资产,而香港作为中国的国际金融中心,她对香港的前景非常乐观,认为今年有三件事特别利好:「第一,恒指于1月创历史新高,证明港股的吸引力还在,还有很多资金进来。第二,投资香港的内地有钱人愈来愈多,毕竟A股与港股比较,还是在港股赚钱稍为容易一点。第三,港股有两个新举措,一是H股全流通,此后H股的流通市值会显著增加;二是(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希望吸引全世界的生物科技公司到港上市,而且亦容许『同股不同权』的新经济企业挂牌,我相信阿里巴巴是会回香港上市的,这就直接跟美国竞争了,港交所(0388)真的是大蓝筹,有很多创举,巩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