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谈《宝贝儿》:把自己交给「天马行空」导演(组图)

发布 : 2018-9-14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杨幂在多伦多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探讨美籍华裔女性和她们的海外华人母亲之间关系的1993年美国电影《喜福会》,25年后重新登陆多伦多电影节大屏幕,图为3名演员日裔的富田谭玲、华裔周采芹和越裔Kieu Chinh Nguyen在多伦多电影节红毯上合影。(加新社)


电影《宝贝儿》本周在多伦多电影节进行了全球首映,主演杨幂昨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事实上,此次TIFF首映也是杨幂第一次看自己这部作品,而看完后的第一感受是:「原来电影被剪辑成了这样啊!」她表示:「我们之前光是结尾就剪了七、八个不同的版本,连工作人员也说之前看到的片子和昨天首映呈现的并不相同。我估计最后在中国上映的也不一定是现在这个版本。」不过杨幂笑著表示:「我也很难揣测导演的心意,他常常『想起一出是一出』!」

这部文艺片的拍摄过程也和她之前拍摄的电影风格有很大的区别,杨幂说自己在决定接受出演这个角色时其实只是听刘杰导演大概讲了这个故事:「就是想试试新的类型,看看会有怎么样的效果。」她说:「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见到过剧本,拍摄的时候只是知道一个大概的故事,然后导演每天会到现场告诉我们在这个场景发生了什么事儿、有哪些人、有怎么样的矛盾冲突和对话。」

而电影中的台词也是她最初面对的困难之一,因为既需要用南京话,又需要用到手语:「这些都要每天现学现用。因为没有剧本,也不能预先准备,南京话和手语都只能现场学一句就说一句。」不过,这个过程还是让她觉得很有意思:「这部片子各方面都和以前的经历不太相同,是我没有尝试过的类型,所以还挺有趣的。」

为了拍摄这部关于弃婴电影,杨幂也做了一些准备:「我在拍摄前去了一些医院,和有几十年经验的护士聊天,了解到这种抛弃婴儿的情况还是很常见的:有些是因为残疾,还有一些是因为不想要女孩,就把孩子扔在医院,而且这个群体的数目并不少,这些让我自己也有很大的感触。」所以她讲这部电影的意义其实大于电影本身,「因为可以通过它让大家知道有这样一个弃婴群体。而片中主人公江萌存在的意义就是告诉大家她就是一个这样的小孩,也活到了今天。我觉得江萌是一个挺『轴』的人,有一点偏执;但同时她也是一个积极的人,虽然有可怜的身世,却没有放弃生活,没有妥协,坚强地活了下来。」

杨幂也讲到和刘杰导演以及片中其他演员的合作:「刘杰导演的独特之处就在于他非常『天马行空』,我在现场就把自己完全交给了他,让他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和郭京飞老师在片场其实没有私底下说过话,在场时他就是片中孩子的父亲,我就是江萌,都是作为电影角色面对对方。而见到李鸿其时就会紧张一下,因为他在片中只用手语,我见到他就说明今天又得学习手语了!他们俩都是非常专业的演员。」此前向来以时尚装扮出现在屏幕上的杨幂,讲这次扮演这个土气的角色还是挺好玩的:「拍这个戏,装扮成这样,在人群中大家都不会多看你一眼,这说明这个角色至少在外形上还是塑造得是成功的。」

她也希望女儿小糯米有机会能在大屏幕上看到妈妈在电影中的不同形象。对于接下来的工作,她讲现在还没有具体的计画,但愿意「接受各种各样的不同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