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弊未改 阿拉伯之春苗头重现(组图)

发布 : 2019-11-03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上周四有律师示威,要求保障司法系统独立。(法新社)



伊拉克巴格达周二有反政府示威者手持由油桶改装的自制盾牌,上面写著「革命之盾」。(法新社)


黎巴嫩反「WhatsApp税」抗争最终促成总理萨阿德请辞,令人再次注视阿拉伯世界过去一年以来多个国家的反政府示威。涉及国家大多在2010年底至2011年初「阿拉伯之春」期间未曾经历大型示威,但如今其人民皆对统治阶层贪腐无法回应群众诉求、解决经济危机而不满,寻求改革社会,情?恰似当年抗争背景。有评论认为这是新一轮「阿拉伯之春」,亦有评论认为「阿拉伯之春」本来就未曾消退。

许多观察家都把近期在北非、中东发生的连串示威现象,跟「阿拉伯之春」比较。当年事缘突尼斯一名青年摊贩自焚引发示威迫使总统下台流亡,其后革命浪潮扩散到埃及、叙利亚、也门以至巴林等区内其他国家,但结果不一。当年未受直接波及的阿尔及利亚、苏丹、伊拉克和黎巴嫩,过去一年也先后爆发反政府抗争,连埃及也发生塞西政变上台后罕见的示威,其背后导火线也许各异,但诉求不离政治建制贪腐的怨愤和对社会经济环境的不满。

官员私相授受 民生事业沦贪污温?

以黎巴嫩为例,尽管统治建制按不同宗教派系分配,但数十年来的传承几乎离不开精英阶层的父子相传,像刚辞任总理的萨阿德父亲便是2005年遭暗杀的前总理哈里里。在「WhatsApp税」点燃民众抗争怒火后,批评焦点迅速转移到官员私相授受和中饱私囊,却坐视国家债台高筑,人民难求温饱、失业,甚至缺水无电。伊拉克在美军推翻萨达姆政权后,亦出现各教派分配政府合约和工作岗位的陋习,令国家民生事业沦为贪污温?,触发民众反弹。埃及示威规模虽不算大,但导火线正是总统塞西被揭发挥霍兴建行宫等涉嫌贪腐作为。

失业率高企 青年成抗争主力

一如当年的「阿拉伯之春」,这一波示威浪潮同样以年轻人为抗争主力,尤其是阿拉伯各国的30岁以下人口往往占总数六七成,但年轻人失业率却特别高。他们气愤受过良好教育都找不到工作,政府、法院和警察一丘之貉,贪污则像癌症般消磨掉人民志气与希望,于是疾呼改革管治架构。国际组织「透明国际」去年公布的贪污排名,埃及与阿尔及利亚在全球180国中并列105位,黎巴嫩、伊拉克、苏丹分别排138、168、172,可谓不相伯仲。

专栏作家科恩(Roger Cohen)在《纽约时报》撰文指出,贪污腐败、教派主义、官方蔑视公民等「阿拉伯之春」的愤怒根源,事隔8年并无改变。「透明国际」中东北非地区顾问哈塔尔(Kinda Hattar)则形容,这一波反贪示威浪潮,离不开国家高压控制及政府跟国民的社会契约破裂,今年以来所见横跨中东和北非的示威,皆见政府未能满足国民至少从「阿拉伯之春」以来的诉求。他说:「大多数阿拉伯国家要克服的贪污规模,需要全面的系统改革,容不得旧模式与旧玩家继续恋栈或希冀在『冷静期』后回朝。」

明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