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理大】留守者不甘被捕忧警不合理对待 倘逃离盼回家洗澡食放题 (图)

发布 : 2019-11-21  来源 : 明报即时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警方围困理大第五日,仍有小量人留守校园。有留守者表示他们不甘被警察拘捕,又害怕被扣留时遭警员不合理对待,遂不断思考如何逃离。

20多岁的女生A和男生M,与17岁少年V结伴而行。A表示,本来与他们一伙的留守者有十数人,有两人「顶唔顺」跟随律师离开,也有部分人已逃离,逐渐剩下5人,包括他们3个。她说,仍抱有希望,会继续寻找逃生方法,自觉仍未到绝处。V则称,同伴之间有协定,如有秘密渠道只限一人离开,他们不会介意。

3人均认为自己没做错,故不会主动「投降」,又认为最害怕被捕后的48小时;纵然这几日相继有律师、社工进入理大与他们沟通,但他们仍希望靠自己想办法离开。「系为咗啖气」,M如是说,惟他数日来不断想方法离开,仍未成功,也不免感到「无辜和无奈」。

V和A认为,被困时日长,情绪易受影响,需保持冷静。V举例,数日前一名「本来好有智谋」的同伴,连同9人贸然一起冲出A座,「结果十个都被(警察)压低」。此事成为他们的教训,切记要保持理智。

有前线示威者认为,理大一役是「endgame」,但A仍对运动抱积极态度,「虽然我们伤亡惨重,好多人被捕,但仍有好多香港人仍保持信念」。

V则较悲观,过去多参与前线行动的他认为,「出咗咁多次,一日比一日差」,因应警方策略有变,示威行动无法聚集多人,「尤其10月20日,我喺尖沙嘴被水炮车追到去深水埗」。放眼未来,他认为「手足愈来愈少,好多勇武无咗,我哋战力不断下降,但警方战力提升」。此时,M加入说:「但我哋唔会麻木。」

若逃出理大,有何愿望?M最希望洗澡;A盼回家;V则期望吃一顿丰富的「放题」,与同伴庆祝。纵然逃生是理想,他们亦有设定「退场deadline」,A唏嘘道:「如果无晒方法,就搵律师救护帮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