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经济会回勇 明年预料会加息 置业梦更难圆

发布 : 2021-6-24  来源 : 加拿大置业频道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加拿大中央银行于6 月9日宣布将基准利率仍维持在0.25%不变,加息可能最早要在2022年下半年。



央行早前已表示,会一直维持此一利率水平到经济复苏为止。

有人认为,这对房市具刺激效果。

加拿大皇家银行(RBC)表示,对许多加拿大人来说,拥有房屋成为「遥不可及的梦想」,因为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采取行动为房地产市场降温的呼吁。

大多区房屋均价$110.8万
在多伦多,据多伦多地区地产商会(TRREB)表示,大多伦多地区5月重售物业共成交11,951宗,根据资料,2010年至2019年,5月份的平均销量为10,336间房屋,这个月份通常是该地区每年销售最强劲的月份,而在2021年更显得突出。

地产商会总裁帕特尔(Lisa Patel)说﹕「住房的需求都非常强劲,主要是因为大家对经济复苏充满信心,银行的按揭利率又很低。但在人口增长速度不正常的情况下,过去两个月的销售额相对于3月份的峰值有所回落。」

5月平均房价为110.8万元,4月份为109万元,去年5月时为86.3万元。



按揭压力测试未带动抢购潮
6月1日起,加拿大购屋者将面临较严格的按揭压力测试。此一较严格的按揭压力测试将会减低购屋者的购屋能力,且有可能会令炽热的房市降温。

根据Rates.ca,新的按揭压力测试标准利率为5.25%,这将减弱一般家庭购屋能力约4%,或更多一点。如果之前合资格获得50万元按揭,6月1日起,只能获得47.9万元。

目前获取按揭的压力测试利率为4.79%,对许多购屋者而言已很高。而新的压力测试利率将使购屋者面临的困难再增加。

满地可银行高级经济师卡维克(Robert Kavcic)表示:「新的压力测试利率较现行的测试利率仅有温和的增长,较2018年的增长幅度小很多,因此未造成抢购潮。」



按揭供款平均月增$330
与此同时,更多的房主挂牌出售房产,但RBC高级经济学家霍格(Robert Hogue)在最新的预测中表示,这两个因素对「在供应极低且价格快速上涨的情况下继续试图竞价」的买家,没有做成任何影响。

疫情开始以来,低按揭利率和对单一家庭住宅的高需求推高了房价。较小的城市和农村地区的涨幅最大,价格在一年内上涨了高达50%。

根据加拿大地产协会(Canada Real Estate Association)的房价指数,安省贵湖市、基秦拿市和滑铁卢市,以及卑诗省智利市的独立屋的典型价格现在超过80万元,比一年前增加了20万元。

尽管房贷利率较低,但RBC估计,房价上升将导致加拿大典型房屋的每月抵押贷款支付额已上涨了330元,达到2500元。

支付首期储蓄月数飙升
根据加拿大国家银行的住房负担能力监测,在短短一年内,多伦多房屋首付所需的储蓄月数增加了两倍,达到277个月。这个数字在咸美顿目前为63个月,在温哥华为317个月,在满地可为37个月。

霍格说:「对于愈来愈多的加拿大人来说,拥有房屋将成为一个更加遥远的梦想。而更沉重的债务负担将落在那些实现这一梦想的人身上。」



料今夏经济回勇 料明年下半年加息
加拿大央行维持准利率0.25厘,对其经济支援方案不变,对今年以来经济成长疲软淡然视之,并预见未来数月加国经济强劲反弹将更加坚实。

今年加国第一季的经济成长数字低于央行预估,第3波新冠肺炎疫潮引发的再度封城令经济活动下滑。

满地可银行加拿大利率总监雷泽斯(Benjamin Reitzes)表示,央行预估的第一季经济成长率误差了1.4个百分点,而第2季的经济成长也会低于预估。

央行表示,今夏起加拿大经济会强劲反弹,由消费者支出带动。由于疫苗接种速度加快及省府放宽经济限制,消费者支出预期会大幅增加。

道明银行高级经济师塔纳巴拉辛安(Sri Thanabalasingam)表示,劳动力市场复苏对央行未来决策亦很重要。若就业率今夏快速反弹,央行有可能被迫提早调升利率。

央行表示会继续维持目前的购买联邦债券政策。过去数周来,央行因经济出现改善现象,开始减少购买债券。央行购买债券有助于降低按揭和商业贷款利率。

央行管理委员会表示,由于汽油价格上涨,通胀今夏应会在3%水平徘徊。央行表示,通胀本年底应会放缓,回复到央行设定的2%目标水平。

满地可协和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经济学高级讲师兰德(Moshe Lander)表示,央行会避免在经济复苏初现曙光之际调升利率,但愈延后就愈容易碰上今秋可能举行的联邦大选。央行一般都会避免在大选期间调动利率,以免其做法被政治化,成为机构独立性被攻击的口实。

加拿大商业议会(Business Council of Canada)副主席艾思林(Robert Asselin)表示,央行何时及如何收紧货币刺激措施,会对财政政策制定者产生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