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唔便宜三家著 古天奴天价转会(图)

发布 : 2018-1-13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加关注


明声网温哥华 微信公众号



要发生的终会发生,虽然迟了半季,但菲腊比古天奴还是如愿去了巴塞隆拿,明天利物浦迎战曼城也不会再看到他的身影在场上。此无疑属英超拥趸损失,而红军进攻火力减弱亦是肯定的,巴塞则在帐簿上多了一笔巨额支出,惟整体而言,这宗转会可望达至多赢。

记得在利物浦今季开锣战后,柏高断言红军既有穆罕默德沙拿对办,便该高价套现古天奴,为收购守将提供弹药。有人认为买人不一定先要卖人,但柏高会说,此想法仅适用于拥有无限金钱的曼城或巴黎圣日耳门,在红军立场却不可行。须知道红军3年前已曾违反欧洲足协的财政公平竞技FFP条例,靠求情才得免受罚;加上晏菲路开始扩建,在在需财(兴建或改建球场都计入FFP),假如红军不卖人,就只能继续低价寻宝政策,或斋买小将玩育成,摆脱不了持续多年的水货循环。

红军建球场莫财 欲买人必先卖人

当然,如果收到的报价不够高,梗系留多个人好过,更何况像古天奴那样具创造力和罚球、远射能力,随便找个足球统计网站都可查到他的数据有多亮丽,谁不想尽收天下兵器?然而若由5年前的850万镑变成今日的1.42亿,咁就唔同讲法,简直好过去抢;而且以柏高角度,拉尔拉拿在创造传球三角及疯抢的效果,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弥补了一大部分失去古仔之失。更重要乃出售古仔换来的除了钱,还有和谐,包括柏高提过的战术上之和谐,以及士气之和谐。

高普话中有刺 暗示球队优先

高普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说出了重点来:「菲腊比向我、班主甚至『队—友』(team-mates)坚持,这是他极渴望成真的转会。」这里强调「队—友,」永远球队行先,此乃高普的priority。开锣前古天奴递交转会申请,继而称伤形同罢工,倘觉得无损士气、没在大家心里留刺,那未免太天真。同时柏高也有提过,红军中前场冇乜边个的ego属甘心做后备那一类,但场场摆大个头也不现实,卖走一两个乃皆大欢喜的选择,例如史杜列治据报刚被挂牌3000万镑,出得起就û咧哄C或许会问,难道古仔去到巴塞,就不会带来ego的麻烦?答案可能真系咁,毕竟在欧陆和南美人眼中,利物浦及巴塞的地位根本不同级数,巴塞靠个名已可压住许多大牌。再看看古仔的主要争位对象,翼锋奥士文尼迪比利贵价而年轻,10号位的荷西保连奴或柏高艾卡沙整定系配角,8号位的恩尼斯达年事已高,反而可能要多谢古仔分担国内赛事,让小白有机会留力专注欧联。

古天奴踢8号位 巴塞较红军易发挥

接续问题为,古天奴在红军踢8号位导致攻守容易失衡,在巴塞就不会?是的,融入队形结构确实乃古仔在巴塞的最大考验,亦可能属唯一考验。不过柏高讲过,红军重视疯抢而没有正宗防中,赌博成分甚重,中场用上古仔只会推到更极端;反观巴塞有布斯基斯逗住,高位压迫亦没有红军的疯狂,侧重球员全体位置分布。倘若古仔一如高普形容「在防守战术执行上实在聪明,总在正确的空间,以及提早到达那空间」,自然毋须烦恼,但那是几个星期后待他伤愈方能验证的另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