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赠庆生财 「丐帮」首脑判刑(组图)

发布 : 2018-6-10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加关注


明声网温哥华 微信公众号

拦花车索钱:浙江温州「丐帮弟子」坐在接送新人的花车前,不给红包就不离开。(网上图片)



帮主「任我行」:「任我行」在当地行乞多年,经常查阅黄历,择吉日派「丐帮弟子」四出讨红包,曾多次被捕。(网上图片)



当地公安拘捕扰乱婚礼的乞丐,指新人通常不想破坏婚礼,倾向派钱息事宁人。(网上图片)


【明报专讯】浙江省温州公安捣破当地集团式行乞「丐帮」,法院判处3名乞丐寻衅滋事罪罪成,最高判囚7个月,江湖人称「任我行」的头目任国明遭监视居住。当局指出,「丐帮」多在婚礼以拦路、拉红线等方式,索取红包和香烟,公安特意选结婚「吉日」派200名警员伏击,拘捕50名疑犯。

50人被捕 200公安吉日伏击

温州苍南县法院4月18日裁定乞丐杨纪兰、张晓翠、王清滨寻衅滋事罪罪成,分别判刑监禁7个月、监禁7个月缓刑1年、监禁6个月缓刑1年,一同被捕的「任我行」被判监视居住,2名乞丐取保候审,仍有3名成员未落网。「任我行」、杨纪兰、张晓翠于2016年2月27日在一处酒楼的婚宴中「讨红包」时,被公安拘捕,这是苍南县法院首次对「丐帮」作出刑事判决。

《新京报》报道,苍南「丐帮」约成立于2011年,成员约11人,多为患病、伤残及缺乏技能的老人,他们备有通胜,专选「黄道吉日」市民办红白二事的日子出动。乞丐先分组,在花店、街头、酒店等地打探,有时悬赏10元(人民币,下同)奖金,向拾荒者及三轮车夫等线人「收风」谁家会办喜事。确定地点后,成员在目标人物门上贴上一张写上电话、姓名的红纸,等帮主前往收100至220元不等红包及中华牌香烟。

派线人打探喜事 贴红字霸山头

行有行规,帮有帮规,公安指出,「红纸」如同「霸山头」,其他乞丐看到「红纸」,不会再向事主讨红包。除了「贴红纸」外,乞丐多以拦路、「拉红线」、堵门纠缠等方式索取红包(见另稿),每天所得平均分配,香烟则如数上缴「任我行」。丐帮成员不得私藏红包,「任我行」忆及,他以往做「马仔」时曾被发现「独食」,遭前帮主李方辰殴打,「被打得在床上躺了两天」。

「任我行」是安徽人,1998年流落杭州,本想到龙港投靠同乡,曾打散工、做看更,但收入「连吃饭都困难」,迫不得已跟当地乞丐到婚礼讨红包,加入「乞讨团伙」。为了增加知名度及隐姓埋名,他选用金庸小说《笑傲江湖》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名字行走「江湖」。住在「帆布屋」内,说话时不时流口水的「任我行」双手肿胀、牙齿几乎全部脱落,他不满当地人称他们「乞讨团伙」,觉得难听,「乞丐就是讨饭,一来讨饭别人都厌恶」,他说纵横江湖20年,「要红包从来未曾强迫人,别人给我就拿著,不给我就走」。

帮主「任我行」定帮规禁「独食」

「你看我像帮主吗?我跟这些人关系都不好,他们谁听我的?都是因为利益才在一起」,57岁的「任我行」否认自己是帮主衔头。不过苍南法院指,「任我行」拥有众多特权,新人加入必须得「任我行」同意,红包金额由他定夺,成员不得擅自更改。法院指,「丐帮」逐渐职业化、组织化,而非单纯的个人乞讨行为,该「丐帮」有明确的组织规则,多次结伙强索他人财物,破坏社会秩序,故以寻衅滋事罪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