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商人疑堕华女爱情陷阱 入禀索回馈赠及贷款20万元(图)

发布 : 2018-7-07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加关注


明声网温哥华 微信公众号



【明报专讯】温哥华一名华裔商人疑堕入爱情陷阱,最近入禀卑诗最高法院(图)向一名华裔女与讼人提出民事索偿。据原讼人声称,该名华裔女子在与他交往期间,声称自己家境富裕、有丰富投资工作经验并患有癌症,以此要求原讼人馈赠和贷款约20万元,原讼人亦因考虑到她声称的病情而放弃高薪厚职去照顾她。最后原讼人意外进入与讼人怀疑未有登出的Gmail帐户,发现当中有人在多封电邮指示一家中国造假证公司如何伪造多份身分证明文件。有人在骗局被撞破后虽然承认造假并承诺退款,却在后来反口不认帐。

作为原讼人的林姓(Lin,译音)商人及其父母拥有的投资顾问公司在民事索偿通知书中声称,林与徐姓(Xu,译音)与讼人于2015年10月认识并开始约会,2016年6月开始同居,并于同年11月订婚成为未婚夫妇。徐最后于2017年3月向林提出解除婚约。

法庭文件指出,徐涉嫌在交往初期向林不实陈述自己多项履历,包括:在西门菲沙大学商管、财务及经济学三料一级荣誉学士毕业;在多伦多、温哥华和日本从事投资银行工作,对资产管理和投资有广泛经验;并获美国史丹福大学取录修读工商管理硕士。徐更自称家世显赫,声称自己兼有日本、中国和俄罗斯血统并拥有三国护照,在三国都有业务往来,其家族是日本某大制药公司和某大科网公司的股东。她声称自己最近才从日本搬回加拿大,在一名温哥华极度富有的华裔商人的企业中任职高层。

除此之外,文件又指出,与讼人声称自己在修读学士期间已被确诊患上胶质母细胞瘤(恶性脑癌一种),指出肿瘤当年虽已被切除,但最近脑部又长出该种细胞瘤。

法庭文件称,林在往后不到两年的时间内给予对方多项财政援助,包括:出资5.7万元供徐投资美国某一上市语言学习应用程式公司;向徐贷款10万元,让她供日籍友人开设舞蹈工作室;陪同徐到美国拉斯维加斯出席她想去的音乐节,花费1.5万元支付整个行程的机票、食宿和租车等费用。

林在索偿通知书中续称,徐在订婚前后声称在加拿大工作签证续期遇到困难,又自称最近发现自己原来是被领养而非父母的亲生骨肉、她的家族亦因此中止对她的财政援助。林考虑到她声称的病情和财政困难,毅然放弃年薪25万元的厚职去照顾她,更考虑到因徐被家人断绝财源而全数支付1.5万元的婚礼费用。

林续称,在辞掉高薪厚职后,徐又建议两人成立投资创业公司,在安省投资留学生宿舍及人力资源企业,原本两人同意摊分起初的投资额,结果又变成林独资,且林是用自己的商业关系推广公司。投资创业公司最后失败,林声称是因为有人多次向潜在客户提供不实陈述,导致公司名誉扫地,而林也赔上自己个人的商誉。

事情的转捩点,在于徐涉嫌于2017年3月向林声称已在美国新泽西州一间诊所接受试验性免疫疗程治好脑癌,又表示已经解决加拿大签证问题并有望获得永久居留权,更向林表示性格不合而提出解除婚约。林开始心生怀疑并向她对质,而徐为释疑虑亦主动向林展示声称真确无讹的学历、病历和支付纪录。然而林其后在家中电脑意外发现,徐用过此部电脑使用Gmail而未有登出,发现多封电邮内都有徐向中国一家假证制作公司的指示,徐的各项学历、工作履历、病历、护照、家属关系等「证明文件」全属伪造,而声称供日籍友人开设舞蹈工作室的10万元,原来被人用作支付其在新西敏市一幢物业的按揭。

原讼人声称,林在友人陪同下见证及要求徐签署承诺书归还20万元;徐当场承认在工作履历上造假并签署承诺书,又指支付巨额款项需时而押后还款,但在林其后向她追讨欠款时,她反口指承诺书是在胁迫下进行而拒绝还款。

本案尚未经法院审理,与讼人尚未就此民事索偿作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