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金三角经济特区管委会主席赵伟

发布 : 2019-1-13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加关注


明声网温哥华 微信公众号
赵伟从中国东北到老挝金三角投资,以博彩业和旅游业起家,推动此区经济发展,改变地区面貌。他否认美国有关贩毒与洗钱的指控。江迅、袁玮婧

在金三角的这片土地上,有一群纯中式古典园林建筑,龙翔宫,凤栖楼,曲水绿树,古色古香,荷香亭、揽月亭、听泉亭、山色亭、晓风亭……金三角经济特区管委会主席赵伟接受采访前,带著记者在唐人街中式园林花园酒店逛了一圈。他边走边说,此处建筑理念是以人工或半人工的自然山水为背景,以植物材料为肌肤,在有限空间创造无限风光。老挝金三角经济特区自然区风光秀丽,具有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区位优势,具有尘封古朴的人文生态环境。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上旬的一天,在会议厅,金三角特区管委会主席赵伟接受亚洲周刊独家专访,他说起话来双眼生动而有神。

当年你为什么会选择来金三角投资呢?

我是一个感性的人,行为和我的兴趣常常分不开。我到这里感觉好,所以我才会想来这个地方投资,完全是一种感觉。当时机缘巧合,记得那是十多年前的一月末二月初,我在清迈下了飞机,在泰国码头看到对面金三角通红的一片木棉花。在中国东北,冬天冰天雪地,不可能看到这么漂亮的木棉花。当时我看到对岸两公里长的木棉花通红一片,已经忘记这是金三角。这里的经济发展落后,百姓生活极其贫苦,当时我的心里就画下很多问号,为什么投资都往那几个地方跑,这里这么美丽,我就在这里投资了,就是这么一刹那萌生的感觉,就是被这片木棉花吸引的。我就是这么个性格,一辈子坦坦荡荡,敢爱敢恨,所以我选择了金三角,不是北京王府井大街、不是澳门投资环境不好,但是那里没有赌权给我;金三角土地便宜,老百姓需要我,政府感谢我来投资,所以我觉得这件事做的很值得。

能否介绍一下金木棉集团产业状况?

我们集团现在主要盈利的产业是第一是博彩业,第二旅游业。也因为我肯牺牲,肯让利,多努力,以诚示人,我的朋友很多。尽管是荒山僻壤,配套落后,但不缺人气。很多各国朋友们,到我们这里的细胞医院打细胞,品味这里的风土人情,旅游和博彩业都做得不错。所以一个社会一片土地要发展,离开了经济都是没办法发展的。但是我不会不择手段的掠夺。做人得有底线,底线就是道德、人性、天理,有善恶之分。

老挝政府对于金三角特区的开发有什么看法?

当初我们来的时候,由于落后,老挝很希望外商能来,提出能够以现金或实物的形式对老挝作有效投资。当时老挝金三角地区从治安状况、环境都极其恶劣,当初也有人问过我,金三角的投资环境好吗?我说不好。我偏偏选择投资这里。人得有性格,思维不一样,要与众不同。

您在金三角投资遇到哪些困境呢?

困难当然很多,比方说我们刚来的时候,我们上船的地方正在修码头。一天傍晚,只见前面一只小船,后面两只船在追,前后来来往往开始枪战,我们站在岸边石头上往下围观,过去在电影电视上看到的场景成为眼前现实。湄公河这一段十二年前确实是危险地带,有时可以看到来一只空船,漂到近处才发现船上是尸体。这里的治安状况已超出寻常的地方,时有危险,困难重重,但有性格的人就不会怕这些。我只念了三年半书,没有什么能力,赤条条来,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性格,不怕掉脑袋,敢闯敢干,这是我和一般人不一样的地方。

你在金三角特区发展产业至今,中国政府是否有什么说法吗,他们对这里的发展是什么态度?

没有什么表示。 因为博彩业在中国始终受到一定限制,中国政府对此始终有一定的看法。我们的产业最初以博彩业为主,从小我妈就说这不是正道。但事实上博彩业是一种合理合法合规的商业模式,全世界都有。当然中国反对人去博彩是可以理解的。我始终是中国人,是中华民族的一滴水,我的底线就是热爱我的祖国和民族。我不会要求中国政府对我们怎样怎样,祖国是家长,我们没有选择,就是要当好孝子。毒品的帽子伴随我十二年了,但清者自清。金三角治安条件不好,是恐怖、邪恶,是一滩污泥浊水,但本人和本人的公司是合法的,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我拍著胸脯自问对得起中国人,对得起中华民族。同时对侮辱我、抹黑我的人,我也一笑了之。金三角经济特区这十多年的历史,错与对,善与恶,人们的嘴是封不住的,我想事实胜于雄辩。

中国驻老挝大使馆的大使来过你这里吗?

中国驻老挝的历届大使都没有来过这里,有中国驻老挝的领事是为了这里其他商会的事而来过这里,没有和金三角经济特区直接发生关系的。美国的大使还挺关怀我们的,来过两次,日本、澳大利亚的大使都来过,就中国大使对我们有看法,觉得我们做博彩业不争气,没有来过。

你对自我的定位是什么?

我出生在黑龙江,经历文革,后来到澳门,现在是拿澳门户籍的。香港公司是为了便利上市经营的考虑。在澳门,一个赌牌几百亿,我也没这个条件,这个赌牌也不会给我。所以天时地利人和,来到老挝发展。我没来之前,金三角是毒品经济的罂粟时代,现在我们自认为是木棉时代,所以叫金木棉——金三角的木棉,用植物来起名,因为我们信奉木棉树的奉献精神。我们在这里十一二年,我们所做的,和我们的公司名是琣X的,我们有一定的奉献精神,和中华民族的奉献精神是一致的。所以我们的企业文化中把木棉和罂粟作鲜明对比,我们金木棉公司面对诽谤和抹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们是合法的。我们所做的是木棉时代,没有给祖宗丢脸。别人说我什么,包括有中国媒体也在说,我也不会多解释。

媒体说的香港那个殡仪公司,你怎么解释?

当时我在香港注册公司,是为了对应老挝的公司,香港在财务上具备很多方便条件,这些澳门都不具备。但我是澳门人,在香港没有住地,我一个朋友就帮我注册。他是北京万佛园的老板,为在内地的香港人提供殡葬服务的。我注册完这个公司,一分钱的经济走动都没有,只要去查都能查清楚。这怎么能说是洗钱呢,没有经营,谈何「为毒品服务」,显然这是不择手段的污蔑,媒体应该有理有据。

「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对你这里带来什么影响?

现在趁「一带一路」的东风,中国和老挝推进「一带一路」,我们是受益者。不是说它给了我们资金,而是它这种正能量的作法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投资商。「一带一路」令这地区的发展让很多人能正确看待我们,但直接的支持是没有的。

主打智能经济特区

除了博彩业,你们还有哪些主打的产业?

现在我们主打数字(数码、数位)经济特区、智能经济特区。老挝的农产品,都是相对比较原生态的。从运输来讲,从我们的口岸码头用三百吨船运回去,降低运输成本。中国过剩的东西运过来,比如钢材、车辆,以前因为交通问题,现在湄公河上交通改善,我们也具备这样一个物流平台,将这些货品扩散。下一步,南部种的水果,养的牛,到了我们这里再运出去,成本低效益高。同时由于博彩业是一部分,还有一些商业、科技等方面的,包括出租车、物流、农业等,不同产业带来人口增多,土地也随之增值,我们会根据项目规划的需要出售土地。特区也稳步发展医疗业,一个是生物治疗,包括不孕症。我们这里有优势,第一,我们是和老挝政府合作的经济特区,采用备案制,制定的商业目标首先要上报老挝中央政府、特区管委会,在总的目标前提下,不违背老挝国家宪法,不伤风败俗,不影响宗教,中央批准后,给我们很灵活的政策。因此在医疗方面我们要发挥优势,细胞医院一年的收益也不错,现在想扩大,要划出上千亩地做医疗规划。博彩业只是润滑剂,今后要重点发展旅游、农业、物流和医疗等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