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肥知人善任如鱼得水(图)

发布 : 2020-10-17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加关注


明声网温哥华 微信公众号



上周说到对今个转会窗无甚特别期待,其实背后尚有重要理由,那便是西方疫情令一切好难捉摸,尤其国际赛期的人流移动和接触,由以往担心个人的身心消耗与受伤风险,到如今更唯恐一病累全家。譬如利物浦的拿比基达,在国家队的检测结果弹出弹入先阳后阴,红军于今天打ým战可遣之兵充满疑团,造访葛迪逊公园带走一分看来不算坏事。

堂堂英超盟主,兼且对赛往绩食住宿敌,偏得如此卑躬屈膝和波当赢,一半因素乃基于爱华顿目前炙手可热。不厌其烦又要讲,拖肥原有人脚足以稳列中游,安察洛堤仅需把前朝走进牛角尖的战术,拨乱反正回归基本步。以邓肯费格逊首徒卡维特利云(DCL)为例,肥安的指令为留在中路最前端,不必拉边扮翼锋,跑动力只用于反击和逼抢,务求全面发挥空霸威力,此际爆发实为去季延续。没错,尽管「肥安」也懂得随时随地针对对手调整部署,战术主旨始终得一个,就是将麾下放在最能尽展所长的位置。青年军时期梦想成为十号的DCL,梦想还是留给占士洛迪古斯好了。

正副选实力差距大成争佳绩阻力

记起六年多前的世界杯一篇拙文,说喜见占士复兴了当时日渐没落的传统十号,此刻回望恍如隔世。显然地,爱华顿倘无占士加盟,DCL也没可能爆得出。从上届的数据看,拖肥中场线抢截合格,却无力有效地反攻,阵地战创造力同等不济。是以加入阿伦与杜哥利后,虽然前者的防中意识并非绝佳,但强项正是转守为攻的传送,杜哥利则分担跑腿及串连的重担,然后呢,乃占士表演传射功架的场合了,适值潮流兴防守疏忽犯错多,便更如鱼得水。

然而这种较强调个人特质、赋予攻兵较多自由的散手波倾向,反过来亦属堪忧之源。对比一下,当今红军极其重视队形结构,机动的位置转换已达自动波境界,就算正选人脚有异,也可保证整体表现相近;肥安则向来不拘泥于教科书阵式,惟除非像皇家马德里般正、副选水平相若,否则难免波动较大。拖肥后备明显逊于主力,加上赛程更密及预期更多国脚勤王,纵然毋须兼战欧洲赛,但欲就此加入争标行列,还得许多其他条件配合。其中之一乃列强集体发瘟,一如李斯特城封王那年。固然现阶段无法预测未来发展,惟•�•盚J著刚刚,至少红军开季确不太顺,造就拖肥有望结束齐头十年没多没少的打ým不胜宿命。

扩军忌好大喜功 宜学红军先稳财政

高普昨天证实基达倦勤,影响不大,借出哈利威尔逊予卡迪夫城更无关痛痒,可是艾利臣养伤的后果有办你睇。不过话得说回来,假如拖肥一步登天,是福是祸?据称肥安本被足球总监告知今夏无钱增兵,胜在够牙力说服对方底裤都当埋筹旗;一旦来年参战欧联,以班主之急于求成好大喜功,肯定又赊又借图扩军。平心而论,拖肥过去即使偶一获封为黑马,也仅指争踢欧联,从来跟争标沾不上边。与其勉强充大头过瘾一时,倒不如效法红军稳住财政,并善用近年青训的不俗收成,毕竟里子胜过面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