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忧染疫申放宽保释 控方举例力指屡违卫生令(图)

发布 : 2021-1-13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加关注


明声网温哥华 微信公众号

孟晚舟(左4)昨日在休庭期间离开法院。(加新社)


【明报专讯】在温哥华等候引渡聆讯的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要求放宽现行保释条件,让她可以在晚上11时至翌日清晨6时以外的非宵禁时间,在没有保安员监控下外出活动。其所持理由是,在保安员监控下,易令她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法庭为此昨日展开聆讯。

孟晚舟丈夫刘晓棕在呈交给法庭的宣誓书上说,三名保安每次都与孟同乘一车作监控,但三名保安经常更换,这令原本就患有甲状腺癌和高血压的孟晚舟,增加了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

孟晚舟目前的保释条件包括,自费雇用保安公司24小时监控自己、遵守宵禁(晚11时至次日早6时)等。

刘:去年10月回温与妻团聚

刘晓棕的宣誓书说,在疫情爆发前,他每隔两、三个月就会从常居地香港到温哥华看望妻子。但疫情后这变得困难,他没有加拿大「绿卡」,于是向加拿大的移民、难民及公民部申请入境禁令的豁免,最终得以于去年10月回温与妻子团聚。

他们夫妇的两个孩子亦于去年12月5日飞抵温哥华。刘晓棕说,他原本想让12岁的女儿入读温哥华一间私立学校,但没有成功。

刘补充,由于保安人员的在场监控,除增加孟晚舟感染病毒风险外,全家也很难共度时光。当一家人去超市、商场、咖啡店、游乐场等地方,一对儿女会因为害怕保安在旁而被公众认出。

针对刘的宣誓书内容,控方盘问刘晓棕,指他与孟晚舟在疫期活动时,屡次违反卫生令,与刘晓棕所称,因担忧妻子染疫而望减少随身保安的说法相互矛盾。

控方律师卡斯利问刘:你从香港来,有担心把病毒传染给妻子吗?

刘:孩子当时在香港居家网课,我也没有出门,在旅程中包括睡觉时间,一直配戴口罩,全程除喝水外未进食,亦无徵状,我认为我很好地保护了自己。而且当时我问妻子是否要去旅馆隔离,妻子希望我们一起隔离。

卡斯利:卑诗卫生指引要求入境旅客必须进行14日隔离,无论他们是否自认为保护了自己,隔离令不豁免戴口罩人士。而且你在温哥华有其他房产,为什么没有去那隔离?

刘:因为那个物业租给了其他人。

卡斯利:你们的孩子在去年12月11日也从香港来了温哥华,不担忧他们会带病毒吗?

刘:孩子有自己的房间,他们待在二楼房内,我们提供食物,一开始就是这样操作的。但后来考虑到我去了机场接机,应该与孩子们共同隔离。

卡斯利:宣誓书中提到,孟晚舟有医疗状况,你有医疗训练背景吗?

刘:没有。

卡斯利:你没有专业背景判断妻子是否存在更高的感染风险?

刘:没有。

卡斯利进一步围绕卫生令猛攻,问及去年圣诞节的一次华为集体聚餐。纪录显示,2020年12月25日,孟晚舟全家及孟的10人工作组成员,一同前往列治文一家餐厅用膳。

卡斯利问到落座细节,刘晓棕表示,14人都遵守了餐厅的卫生指令,每桌不超过6人,而且除吃饭外,往厕所时亦戴上口罩。虽然有隔桌交谈,但大家都在自己的座位上用餐。

刘晓棕透露,餐厅为孟晚舟一行提供包场服务,当时除孟晚舟一众及狮门保安团队外,店内没有其他客人。

卡斯利继而提及孟晚舟夫妇在温哥华一处住所参加的华为聚会,当时除他夫妇外,还有5名华为员工。刘承认,除了自己和妻子外,其他人不是一个家庭生活圈子成员,不住在一起。

刘晓棕稍后向辩方律师解释,孟的工作组成员在本地没有家人,在参与圣诞节聚餐的10个人中,有7人已注射了疫苗。

另外,工作组成员只跟孟晚舟工作,没有与其他人接触。而那些从中国回温哥华的员工,均有隔离14日。工作组成员在疫前居住在本地旅馆,疫中或租住了公寓,或两、三人合租独立屋,居家办公。

在解释家庭隔离计划时,刘晓棕表示,去机场接孩子时,没有与他们有身体接触,只是取行李、载他们回家,把他们隔离在二楼房内。

但保安抱怨刘本人去过机场接机,而且就算隔离在二楼,也会经过一楼共用空间,理应一起隔离。随后,孟晚舟决定夫妻与孩子共同隔离。

刘表示,一共有4次曾离家外食。其中,一次前往温哥华咖啡馆,3次前往列治文的同一家餐馆。咖啡馆店主同样为孟一行包场,众人分开落座。

卑诗首席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去年11月颁下禁聚令,至今年2月5日前,禁止菲沙、温哥华沿岸两大卫生区居民与「核心社交圈」外的人进行社交聚会。「核心社交圈」包括居于同一住宅内的「同室共户」(immediate household)成员,即直系亲属或同住室友。于去年3月生效的加拿大《隔离法》规定,如果无法与同一个居住空间内的其他人分开,则应避免在家中隔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