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里的开放式关系(图)

发布 : 2020-3-21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开放式关系是什么?为什么愈来愈多人在讨论这件事情?如果有一天当你的恋人与别人发生性关系,而且还是你们谈好的约定时,你会怎么作?

与小安相恋近十年的君君结婚登记了,一边祝福的同时,朋友心中也有些小疑惑:「咦,我还以为他们去年已经分手了」、「我几个月前还有看到君君跟其他的男生一起逛街」……众说纷纭之际,我忍不住问了君君到底怎么一回事。「我们去年分手之后合好了,但我们同时觉得就这样定下来有点可惜,所以两个人协议开放式关系,在固定交往的模式下,双方可以与其他人约会。几个月之后,小安就跟我求婚了。」君君这么说。

对于小安而言,因为这短暂几个月的开放式关系,反而让他理解到自己希望与君君共度一生,清楚发现原伴侣的「不可取代性」,于是终结他自己提议的开放式关系,回归一夫一妻制,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种例子和可能性。

开放自由与独占封闭关系

几年前脸书已经新增「开放式关系」为一种感情状态,也有许多相关议题的美剧和电影,但许多人还是对这般扑朔迷离的定义感到疑惑,甚至误以为与炮友的状态相似。开放式关系主要是挑战传统的单一伴侣(一夫一妻制),在这样的「开放」状态下也有很多类别,如《爱的开放式》作者崔斯坦·桃儿米娜(Tristan Taormino)指出的:非单一伴侣稳定关系、伴侣交换、多重伴侣、独身型多重伴侣、复数忠诚和单一/多重混搭关系等。

开放式关系的定义非常复杂难解,每对情侣间也都有不同的诠释方式,端看个体对恋爱状态的期许和想像。但一般来说较常见的是,双方约定交往的同时达成契约,两人都能够与其他有兴趣的对象来往,不管是身体或是心灵,但需要对对方诚实,而不是以偷吃、欺瞒的方式。?

来自美国的凯西与男友艾瑞克交往已经三年,这三年来都是开放式关系。艾瑞克处在一段开放式婚姻中,而凯西除了艾瑞克之外,也有其他的约会对象。对于凯西而言,现阶段的她并不向往婚姻或如胶似漆的感情承诺。凯西说:「蛮多人对开放式关系有误解或污名化,所以一般来说我不太讲这件事情。但开放式关系不单纯只代表你可以跟其他人睡,而是一种接近不同感觉爱情(恋人)的自由。」

开放式关系是一种双方约定的选择

其实开放式关系在海外并不罕见,甚至相对而生的开放式婚姻也是一种选项。1973年,在美国就有《开放式婚姻(Open Marriage)》一书诞生。威尔史密斯的老婆洁达就曾坦言:「我们是开放式婚姻,16年来,我们很好。」只不过因为这过度的自由和模糊地带,许多人对开放式关系依旧存有疑虑,尤其是相对保守的亚洲社会。

在2015年的美国《性爱期刊》研究中指出,近十年来,非单一伴侣的关系急速增加,许多约会App上也出现了许多坦言身处开放式关系的男男女女。开放式关系变成一种主流,一种发现传统单一伴侣价值观的谜样之处,而去诠释制度以外的可能性。专门研究两性关系演进的美国心理学家Douglas LaBier指出:「开放式关系/婚姻的原意是为了保持健康的亲密关系,但需要双方大量的沟通与长时间的磨合。」

单方面的开放式关系

热衷开放式关系的人,宣扬这样的状态所带来的伴侣成熟与个人成长,但当然也有暧昧不清的盲点。以恋人小翔和汉娜为例,他们交往一年之后,因为开始在价值观、金钱观上产生歧异,时常口角和不愉快,依旧爱?汉娜的小翔提议开放式关系,对方也欣然接受,觉得或许是感情触礁的解方。但转换成开放式关系继续交往的第二年,却只有小翔实践。汉娜在太爱小翔的状态下,没有办法、也没有意愿与其他对象有浪漫情怀,两方无法达到一致,最终分手并不令人意外。

开放式关系原意是因为深爱对方,但同时也热爱个体的情欲自由,而达成的一种协定。但最麻烦的就是,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两个人的脑波和思绪甚至是身体,要在同一个频道上,说真的非常困难,更不用说第三者或是第四者的介入之后,会有多么复杂。

最有名的开放式关系情侣,莫过于法国作家西蒙波娃与她的爱人沙特,但又有多少人能够像这两位浪漫的恋人一样真正实践呢?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个人的感情、婚姻也难以一言以蔽之,或许无需真正实践,但也无须将其污名化。

或许你也可以想像成,在这个婚姻脆弱不堪的世界里,反其道而行,将开放式关系想成「轻承诺」的交往形式;它是缓慢爱情的一个阶段,让离婚不要变得如此轻易。但或许也像邓惠文医生曾经在与《美丽佳人》的访谈中提到的:「开放式关系/婚姻是很吸引人,但若真的要踏进去,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