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前驻联国大使马凯硕:全球化较以中国为中心 各国避归边求存(组图)

发布 : 2020-6-03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加关注


明声网温哥华 微信公众号

马凯硕 新加坡前驻联国大使



中国近几个月不断以援助抗疫为名,四出派团赴欧亚非施展软实力。(中新社)


中国和美国在疫后世局角力加剧,似乎难以避免,亦令各国盘算要如何在夹缝中生存。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相信疫情将会加快「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化改变为「较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化过程,但美国在可见将来仍是头号强国。他认为,虽然中美都会想招揽其他国家归边,但如今跟冷战时代不同,许多国家和地区靠如今本身的力量足以从中美压力之间脱身。

《外交政策》期刊此前邀请多名学者预测疫后局势,其中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马凯硕主张,疫情不会彻底扭转全球经济方向,「这只会加速一项业已开始的变化:即由『以美国为中心(US-centric)的全球化』移往『较以中国为中心(more China-centric)的全球化』」。他认为,这是源于中美对全球化态度背道而驰,从两国的贸易和国际合作表现已可见一二。但马凯硕相信,这不代表中国可完全取代美国的地位,相信可见将来美国仍是头号强国。

不代表中国可全取代美地位

马凯硕指出,美国人已失去对全球化和国际贸易的信心,就算没有特朗普,自贸协议也被视为有害,但中国却未失去信心。背后更深层次的历史是,中国领导人如今明白1842年至1949年之间的「百年国耻」是自身傲慢和领导人试图跟世界割裂而徒劳无功所致,过去数十年经济冒起却是接触全球(global engagement)所致;而且中国人经历了文化自信的爆发,如今自信可在任何地方竞争。

马凯硕3月底发表新作Has China Won?: The Chinese Challenge to American Primacy(中国赢了?中国对美国头号地位的挑战),书中有专章探讨其他国家会如何选择。马凯硕指冷战后世界变化甚巨,虽然美国相对经济实力和文化影响力已过全盛期,中国如今相对经济实力亦远超当年苏联,但是「最重要的比例是中美加起来的相对实力跟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对比」,而许多国家如今「足够强大」,可在中美夹击下安然脱身,并可更精明地按自身地缘政治利益权衡和行动。他不讳言,中美假设各国会自动归边并不明智。

许多国家足够强大可走位

随著华府推动「印太」(Indo-Pacific)战略,东南亚以及其地区组织东盟(ASEAN)被认为是中美角力的一大战场。香港国际问题研究所东盟研究主任冯嘉诚向本报称,东盟的战略目标主要是争取区域自主,尽量避免归边,因此向来积极与中、美以至其他区域大国(例如日本、韩国、印度和澳洲)接触互动,但归边压力近年骤升,连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在2018年东盟峰会上明言,预料有朝一日东盟或被迫二择其一。

冯嘉诚认为,中国对东盟的魅力攻势肯定会继续,但东盟能否或会否改变左右逢源的外交传统,更视乎美国取态。他指特朗普政府确推动印太战略,积极争取东盟支持,但东盟各国同时无法信任美国愿牺牲多少资源投放到亚太地区安全保障事务上,特朗普过去两年皆缺席东亚峰会便是例子。

冯嘉诚:复苏力影响拉拢东盟

谈到疫情对中美拉拢东盟的影响,冯嘉诚认为这很视乎中美如何自我塑造区域领袖的身分以及两国的「复苏能力」。尽管目前看起来美国失分较多,包括美国军舰多人染疫而错过区域军演,但他提醒这不等于中国自动得分,中国在这段时间依旧挑战东南亚各国的南海主张,予这些国家「趁你病û咩A命」之感。

而且,除了个别政府或亲政府团体散播「美国研究院泄漏病毒论」,区内民众仍普遍相信疫症源头是中国,因此不会对中国印象抱有太多美丽幻想。

明报记者 周宏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