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政府主宰选规 「压制选民」损民主(组图)

发布 : 2020-10-27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加关注


明声网温哥华 微信公众号

在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本月17日有工作人员在一个购物中心外推著邮寄投票收集箱,方便选民提前投票。(法新社)



密歇根州底特律的快餐店及疗养院员工上周六(24日)提前投票,一名男子手持「我的投票至关重要」标语牌出席活动。(路透社)


「压制选民」(voter suppression)向来是美国选举政治的争议焦点之一,在今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笼罩下,诸如限制邮寄投票等妨碍选民履行选举权的情况尤惹关注,但有学者认为邮寄投票在疫情之下大增,未必只对民主党选民有利。有论者指出,联邦将决定选举规则的权力下放州政府,是压制选民现象的根源,总统特朗普阵营亦藉疫情限制投票,警告或损害民主政制。

美国宪法条文规定国民不论族裔及性别,其投票权利均受保障,不过制定投票规则的权力掌握在州政府手中。以往有州政府藉由设置投票门槛,如要求缴交投票税、出示驾驶执照等特定身分证明,甚至只让猜中糖果数量的选民投票等方式,藉以限制少数族裔等弱势族群的投票权利。美国国会1965年通过《投票权法案》(Voting Rights Act),规定联邦监察各州选举是否涉歧视等问题,尝试遏止暗中打压选民、操控选举的做法。此法案成效甚彰,被视为历来最有效保障公民权利的法案,其中密西西比州,1964年至1969年间黑人选民的投票率便由6%飙升至59%。

乏联邦监察 选民歧视不绝

不过美国最高法院2013年裁定因选举环境改变,法案已无必要实施,决定废除,令压制选民的情况重现。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基金会(RWJF)2017年调查显示,非裔选民在选举过程中遭受种族歧视的可能性是白人的4倍,拉美裔及原住民分别是3倍及2倍。布伦南司法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2018年公布的调查亦发现,2012至2016年间9个有压制选民劣[的州份以不可靠的理据大量删去选民名册上的登记人,例如2016年阿肯色州便要求撤销逾7700名曾干犯重罪者的选民资格,但当中有人根本从未被定罪,或早已获法院批准恢复投票权。

今届大选因应新冠病毒疫情,邮寄投票大增,恐成打压目标。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今年8月做的民调指出,约三成选民将采用邮寄投票,大多是民主党支持者。争取连任的特朗普多番质疑邮寄投票可致舞弊,寻求加紧限制。特朗普任命的美国邮政署长德乔伊(Louis DeJoy)6月上任后亦大幅调整邮政运作,包括减少邮箱数目、限制加班员工时间、缩短邮局营运时间等,恐影响各州处理邮寄投票效率,有关措施终在争议声中叫停。

投票安排掀两党诉讼战

由共和党控制州份则在选前纷纷改变票站等安排。得州州长阿博特(Greg Abbott)本月初突然以防止选举舞弊为由,宣布该州每县只可设一个邮寄选票收集点,恐令有意提前投票者不便。自2013年增加近200万选民的乔治亚州投票站亦减少了10%,在今届有大量选民提前投票、以免投票当日人多混乱增加感染风险下,有选民向CNBC忆述轮候5小时才得以进入票站,但由于当时投票时间已结束,只能以临时选票投票,直言觉得愤怒又焦虑,「我不晓得自己的一票会否获计算在内」。民主党人则在上届仅以数万票落败的宾夕法尼亚及威斯康星入禀,要求延长邮寄投票截止时间,以免大量选票因派递延误不被点算,另外该党亦寻求免去要求选票必须副签或须额外添加信封保密等规则,以免不熟悉规则的选民,尤其是少数族裔与长者的选票无辜作废,暂待最终上诉结果。

政治操控选举 选民失信心

巴尔的摩大学法律学者韦利(Kim Wehle)指出,对选民的打压往往是各州有系统地控制选举规则所致,包括票站数目、点票规则、如何保留选民资格等,完全是政治操作的结果。她直言,在疫情下邮寄投票对民主共和两党的选民均有利,但特朗普阵营的策略却是试图令选民对投票却步以期获胜,种种令选民对选举失去信心的做法令人民无法藉选票授权,将蚕食民主政制。

罗睿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