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生专访:文舞双全满光环 天才原是多努力(组图)

发布 : 2021-9-14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赵尔纳热爱跳舞,英文名称是Ian。记者笑问会否考虑参加《全民造星》,他笑称很多人问过他这个问题,「可能他日不止有Ian Chan(陈卓贤),还有Ian Chiu!」



赵尔纳与同学感情甚好,曾共同代表学校参赛。作为核心人物,他曾带领团队获得紫荆杯国际舞蹈大赛金奖。



读书劲,无朋友?赵尔纳用行动证明,读书劲,乐于助人,一样有朋友。中文作文能夺5**便有赖朋友所提供的例子。



密密麻麻的笔记,死未?(状元也有思想混乱之时)



热身期间亦全力以赴,翻腾几次也失败,怕他受伤曾阻止他继续做,但他仍然坚持。



赵尔纳筋骨柔软,他说是其苦练的成果。


【明报专讯】赵尔纳觉得状元这个称呼太高调,不喜欢,尽管他头上满是光环。在2021年文凭试,他选修物理、化学、经济、数学延伸单元二(M2),连同四科必修科,全部取得最高级别成绩「5**」,共摘下16粒星星,是屯门保良局董玉娣中学自2012年文凭试开考以来,首次诞生状元,还要是超级状元。负责照顾校内尖子的助理校长徐柔英说,学校曾出产10优状元,她见尽尖子,但赵尔纳是一个例外,「老师锺意佢、同学锺意佢、连校工都锺意佢。佢不单自己(成绩)好,他也想同学(成绩)好,咁全面的学生,真系好难得」。

中文作文惊「炒」 同学例子助夺5**

翻看放榜当日的片段,徐老师所言非虚。赵尔纳成为超级状元后走进班房,全体同学拍掌起哄,他却腼腆挥手。赵尔纳表示「估唔到成绩有咁好」,纵然开心但心情带点复杂,「其实我不太喜欢别人叫我做状元,觉得这个是标签,讲到我系天才咁,抹杀了我的努力」,他有点激动地说。

放榜以后,传媒对赵尔纳的形容词几乎全是「文武双全」。爱读书、会朗诵、曾带领学校参与辩论比赛、学过中国舞、现代舞,还会花式跳绳,访问当日我们想借奖杯拍照,校工听后一脸茫然,说:「你想要几多只?」全因校门旁边的奖杯柜内,赵尔纳占了一大半。

「其实由细到大都唔觉得自己特别『标青』。小学时考全级头五,一直也有其他同学劲过自己;中学时有些科其他同学劲过自己,中文作文是我的弱项,一直都惊自己会『炒』(不及格)。」理科为主,中文科是他的弱项,尤其写作卷成绩一直不稳定。他主攻议论题,最终喜出望外考获5**,他笑称当时第一时间向身边两名好友握手道??o?J??「因为第一段的例子是抄其中一位同学,最后一段是抄另外一位同学的」,说罢哈哈大笑起来。他打趣道,坊间对状元有不少幻想,觉得他们「天生好劲」,却忽略背后苦功,「或者真系有?人天生劲?,但我绝对唔系罗!」

约好友回校温书 手机放簿架防「机瘾」

他模仿平日温书时叹气连连的模样,笑道:「温书几时都系咁难捱。」尤其2019年,反修例运动遍地开花;2020年,新冠疫情导致周而复始的停课,令师生皆感疲惫。赵尔纳说,疫情爆发时正值中五下学期,师生皆?x??迷失状态,「疫情期间,我都有颓过,一向开明的屋企人也忍不住开声说我这样子不行」。后来他立下决心温书,中六Study Leave更相约好友回校温书「解闷」,每天清早7时许准时回校报到,遇上难题齐齐研究。不过,「网瘾大」的他也会「手机瘾」发作,竟破釜沉舟想到?x??——「我偷偷地把电话放在老师的簿架上面,温完书才取回,但是老师不知道的,哈哈!」,「所以有好几次老师问我,赵尔纳你为何不覆我?原来我忘了约了老师」。

勤力过人 讨厌标签

传媒和师长口中「文武全才」的学生,赵尔纳笑称「自己知自己事」,归因性格坐不定。他翻开密密麻麻的彩色自制笔记说,因为?x??,曾苦思怎样读得「开心?」,最终将字写得如蚂蚁般细小,「因为好治愈啊」。他容易分心,不能整天坐在案前温习,便安排休息时间跳现代舞,放松身体后继续冲刺。

回想升中时,任职教师的父母衡量过他的性格和成绩,觉得送他到学业和课外活动并重的学校较好。赵尔纳升中后亦「不负所望」积极参与校内活动,跳绳辩论样样皆精,不过小学有中国舞底子的他,最爱还是现代舞校队。由中一开始与赵尔纳一起练舞的死党梁镇武笑说:「我们经常叫他参加《全民造星》,他唔听咋!他是队中的大脑,有时候队员听不明排舞老师的指示,也是靠他帮我们『翻译』。」

赵尔纳当日为让我们拍得好照片,参与久别的现代舞队操练。他在地上翻了一次又一次做翻腾动作,满脸通红,老师惊讶他的筋骨仍然柔软,但他却不甚满意。负责排舞的林老师说:「讲天分,他也许不是最好的,但他是个百分百勤力的人。」赵尔纳说,舞蹈队中有其他更有天分的同学,别人辗x??做到的抬举动作,他要下很多苦功,以前不时练到发脾气。考完文凭试以后,他最心心念念的,不是参加大学迎新营,而是终于有时间练舞,改善那些别扭的动作线条。

「有些人很喜欢说自己没有温书,最后考得好好,显示自己很聪明,但我不是。我不介意跟别人说,我是一个很勤力的人。」不论跳舞或读书,赵尔纳总急?否认是天才,只会承认自己「勤力」。他痛恨世俗的那些标签,原来是源自小学的经历。「小学时我跳中国舞,表演要化浓妆、(在别人眼中)又较女性化,有同学会取笑自己,好像标签了自己一样,当时其实颇不开心。所以直到今天,听到别人说『超级状元』。啊,感觉又好像在标签我一样」。

文?袁志敏

图?朱安妮

[星笈中文 第03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