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主妇」豪赌百万元 学生82万现钞换筹码(图)

发布 : 2017-10-12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列治文河石赌场。(资料图片)


【明报专讯】卑诗博彩政策及执行部门(BC Gaming Policy Enforcement Branch,GPEB)一份内部文件显示,列治文河石赌场的贵宾赌客中,一大比例涉及大笔可疑现金交易的,都是从事地产行业。另外,亦有报称「家庭主妇」的赌客,在赌场花费超过100万元、一名学生则用了81.9万元现金兑换筹码。

本地媒体Postmedia取得的一份卑诗博彩政策及执行部门内部文件显示,2016年8月的一项内部调查发现,在2015年于列治文河石赌场的贵宾赌客中,曾涉及大笔可疑现金交易者,最大多数是从事地产行业,但该文件未有交代他们是在卑诗或中国从事地产行业。

该内部调查主要是针对河石赌场内「高限额」贵宾房的现金交易问题。据报道,在这些贵宾房,赌客经常以大批小额的现钞兑换筹码,再换大额钞票带走。专责调查洗黑钱个案的调查人员指,这个做法可让赌客将牵涉毒品交易的20元现钞,「洗净」成为一叠叠的一百元现钞,用于银行及投资等。负责调查的审计人员在整项调查中,查证了共值2.43亿元的现金交易,并调查了800名贵宾赌客的背景。

审计员尝试对这些贵宾赌客进行背景调查,以确定其职业及薪金是否能支持他们进行大额的筹码兑换,并特别留意尤其可疑的职业。不过调查人员指,很难对赌客的职业集中进行研究,但发现不同行业的客户,经常会一同完成单一的可疑交易。文件并指,部分高级贵宾报称任职的中国公司,甚至并不存在。

审计员发现,在涉及大笔可疑现金交易的赌客中,最常见的是从事地产行业,有135人,在2015年于河石赌场的现金交易总额达5310万元。在赌场花费超过100万元现金的这些地产界赌客,41%的交易被标注为「不正常」。这些被标示为「不正常」的交易,大多数是因为大额的现金交易或用大量的小额钞票兑换筹码,其他被标示的原因则包括赌客之间互相传递筹码或现金,又或者交易涉及可疑的赌客。

第二类最常见的贵宾赌客报称为营商者,共有86人,涉及的总交易为3850万元。第三类常见则是「建筑」业,有56人,涉及总交易3380万元。

这些贵宾赌客的其他「职业」亦是审计员意料之外,其中75名「家庭主妇」在河石贵宾房花费的总额,高达1430万元,在所有职业中排行第六。当中3人在2015年在赌场的现金交易,更超过100万元,9人超过 50万元。另外,42名家庭主妇被发现牵涉126宗不正常交易。

审计人员在报告中指出,调查发现有些职业,例如家庭主妇、学生、侍应,一般都不会有能力在赌场进行这些大额的交易。一名学生在2015年,在赌场共用了81.9万元的现金兑换筹码。

据该报取得并披露的其他文件显示,有部分的赌客,其实是担任「被任命者」(nominees),继而透过赌场的熟客赌本基金系统,将没有列明户口持有人姓名或资料的银行本票存入赌场。

中国高危赌客名字拼音难认证

据报道,大部分的高危赌客都是来自中国,因此很多的背景资讯都难以确认,包括他们提供的个人中文名字拼音,也只是大概,未必准确。

审计人员对其中52间赌客报称任职的公司进行背景调查,但发现无法确定这些公司是否真的存在。

卑诗彩票公司(BCLC)回应Postmedia确认,自2015年年中开始,180名赌客已经被列入特别名单,超过270人因为有机会对公众安全构成威胁、参与犯罪组织的活动等原因,而遭加入被禁名单。卑诗彩票公司指,洗钱活动及非法赌场均会对公众安全构成危机。

加拿大税务局(CRA)亦表示,正与皇家骑警合作,就卑诗赌场的洗钱活动,以及被指在列治文的有组织罪案网络展开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