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沙皇落马的教训(图)

发布 : 2017-12-03  来源 : 明报新闻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鲁炜被指丑闻不断,臭名昭彰


中纪委在十九大后打的「首虎」就是「网络沙皇」鲁炜,展示习近平在整顿军队和金融系统后,开始整顿文宣系统。鲁炜封杀民意,阻塞高层接地气,更安排低级网络写手「捧杀」高层,造成伤害。因而建立「制度反腐」来监督监管者极为重要,民间期盼新监察系统出现,明年两会可能会设立国家监察委员会。

随著中共十九大的召开以及王岐山因年龄限制退出中常委,外界对中共反腐的速度和力度能否持续保持观望态度。谁知,美国总统特朗普走了不久,刚刚担任中纪委书记的赵乐际就挥起了反腐大棒,第一个落马的正部级腐败分子就是中宣部副部长、原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中国官方不讳言地给鲁炜定性,这是十九大之后的「首虎」,堪比十八大后的「首虎」,即四川省委副书记、原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这说明中共的「打虎」行动并没有因为中纪委掌门易人而「人走茶凉」,习近平依然将高调反腐作为强化党建、深入改革、赢得民心的不二法门。

鲁炜落马有好几个特徵。他是自十八大反腐以来,中共宣传系统落马的最高官员,显示习近平在整顿军队和金融系统之后,开始整顿文宣系统。而这个整顿恰巧是在十八大掌管文宣系统的中常委刘云山和中宣部长刘奇葆离开之后,引发外界不少联想,因为鲁炜从贬职(被免去网信办主任的实权位子)到落马,前后有一年多之久。不仅如此,鲁炜的落马消息一公布,迅速成为舆论热点,中国主要媒体纷纷转载《人民日报》客户端相关新闻,一天之内的阅读量近千万,百度相关搜索过百万,甚至引发了网路世界的评论潮涌。

中共当局在鲁炜落马后,历数其斑斑劣迹,把他说成典型的「两面人」。其实,在鲁炜出任新华社和中宣部高管期间,涉及他的丑闻便广为流传,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接受商人贿赂、参加臭名昭彰「人奶宴」情事,至于鲁炜在官场的专横跋扈、瞒上欺下的风评,更是不绝于耳。

鲁炜在担任网信办主任期间,竟然被外界称为是「中国的网络沙皇」、「中国互联网的守门人」,可窥其权势熏天、霸道无度的一斑。从表面看,他严厉控制互联网、制定出众多的限制,是按照中央本子办事。其实,在这些道貌岸然的「政治正确」背后,却隐藏著随时打压揭露他这种「两面人」的私心。因为互联网已经成为民众揭发贪官污吏的利器,鲁炜之流利用其手中的权力,要彻底封杀让他们真面目可能暴露在光天之下的任何可能性。

鲁炜这样的「两面人」做两手功夫。一是谎报军情,制造危机,抹黑互联网起到的舆论开放、监督权力、疏导民意的作用,因为鲁炜肆意封杀互联网上的民意,故而被中国网民讥称为「中国的防火墙先生」。鲁炜封杀民意,其实就是阻塞高层接地气,直接了解到民众的喜怒哀乐,尤其是掌握贪官污吏的蛛丝马迹,从而能够保证他和其背后的利益集团高枕无忧,躲避反腐利剑的降临。二是误导高层,「捧杀」高层,让他自己可以独霸一方权力。鲁炜特意安排不学无术、文章常常出现「低级错误」的网络「写手」周小平、花千芳参加习近平主持的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占据网络高位,让文艺界、学术界摇头叹息,视为士林之耻,这种「高级黑」的行为对高层伤害很大。

鲁炜在二零一三年执掌网信办之后,曾经召开微博、网络名人座谈会,提出遵守所谓法律、制度、公共秩序、道德风尚等七条底线,但是,综观由当局和网路揭露出来的鲁炜违法乱纪的冰山一角来看,他自己就是违反这些底线的罪魁祸首。可见,这些表面极左、善于搞「个人崇拜」的官员才是共产党及共和国的最大蛀虫。在他们眼里,法律、道德都是权力的工具,只针对别人,却不能约束他们自己。这个互联网的「守门人」,把网络监督当成自己权力寻租、打击异己的工具。鲁炜的案例再度证明习近平与王岐山反贪打虎的理由真的相当现实:如果不这样干,就要亡党亡国。

鲁炜出事,也向十九大的中共高层提出了一个严峻的挑战:谁来监管监管者?

鲁炜掌握了互联网的「生杀大权」,是互联网的最大监管者。那么,谁来监管鲁炜?他在被提升到新华社的时候,已经面临很多体制内的举报和网路上的揭发,其中包括「人奶宴」的丑闻。但是,鲁炜靠著他的「两面人」特徵,继续他在权力游戏上的攀爬。由此可见,要监督监管者,还是要建立「制度反腐」的基础,这就是习近平在十九大政治报告中提出的方针。政圈已经在纷传,王岐山将在明年两会上,出任中国首届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的高位,国家监察委员会是一个与国务院和国家军委并列的机构,将与中纪委合署办公,其主任属于正国级。其实,不管是否王岐山出任该职,这是中国走向制度反腐的重要一步,鲁炜的落马,为此做了最好的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