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楼难 留学生狂食柠檬 业主极挑剔 紫光灯拣租客

发布 : 2022-8-18  来源 : 加拿大置业频道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加关注


明声网温哥华 微信公众号
今个夏天,学生、新移民涌入、上班族回归下,多伦多租楼市场争盘激烈。

有地产经纪坦言,预缴半年、一年租金已成为常态;

另一方面,有业主出动「紫光灯」侦探式严挑租客;

而有学生先跟现有业主讲明两个月后退租,然而找了一个月新屋,食尽许多柠檬之后,更加一度怀疑自己当初退租的决定,「我是否要问业主可不可以继续租给我?」



租金增两成 暗示再提价
多伦多柏文单位租金今年第二季按年大增两成,以一房单位为例,平均月租按年上升20.2%至2,269元。现在不少租客常常要增加开价,甚至要主动向业主提议预交半年,甚至一年租金,才能增加胜算。

服务中港台客户群为主的Century 21 Atria地产经纪Kin Wong表示,自从3月加拿大取消防疫限制开始,他接到的租楼查询未停过。

7月底,他在一个有关香港人移民加拿大的Facebook群组上载一个挂牌经纪发出来的电邮,内容指,「我想都想不到,一个周末会有44个预约看一个租盘,最终收到12个柯化。」

该挂牌经纪更直白的提到,「如果你想改善你的柯化,欢迎再提交你的柯化。」

如何为之「改善」柯化?考虑的条件除了租客的稳定性、收入之外,当然就是出价的高低。万一大家都「咁高咁大」,身家、出手都一样,终极胜出者如何定出?

「决定因素将是(租户)自愿支付的租金押金的大小。」该经纪在电邮中列出这第三个条件。换言之,如果大家都出价2500元,收入也差不多,有一个人愿意预支一年租,另一人仅愿意交头尾两个月租,那么前者就会获选。



Kin Wong现在一般会主动提醒租客现时的激烈争盘状态,让他们有心理准备。其中更讲明「起租前30日开始睇楼就OK㗎啦」。有不少计划来加的港人,尤其是一家人的,人未到埗,父母可能想提早两三个月前就租到楼,等个心安定一些,同时避免二次搬屋。如今发觉租盘是「月月清」。

Bay Street Group地产经纪Wallace Wong 亦坦言,纵然安省规定业主不可以主动要求租客多过一个月租的押金,然而在求过于供的情况下,租客都会表明「自愿」交多几个月租,「一次过交四个月、半年、一年租,都很普遍。」

他强调,双方一般会白纸黑字写明是租客「自愿」这样做,避免之后出现法律争拗。

「没钱就说没钱,有钱就话洗黑钱」

正所谓「钱很重要,但不是万能。」在租屋市场同样适用,虽然租金重要,但Wallace Wong表示,这边政府对租客的保护很大,导致业主在挑选住客时亦非常审慎,深怕会遇上「租霸」。

「不同业主会有不同的喜好,有些想租给学生,有些想租给情侣,认为后者会较稳定。业主会看好多文件、ID、求职信、粮单、信用报告等等。」Wallace表示。这样听,业主分分钟比税局更清楚租客的财务状况。

Kin Wong则分享了一个「非常业主」例子,仔细审核至一个极致程度。事缘他为一对资产不乏的港人夫妇租楼,两人看中了一个豪华独立屋,月租4万元,是业主新装修后,本来用来作儿子的新婚房。谁料儿子没要这房子,于是业主决定放租。

对方经纪知悉租客有一定财力之后,竟然对Kin Wong说了一句:「他们的钱是洗黑钱得来的吗?」Kin Wong说,经纪之间有时候对话十分坦白,甚至刻薄。他再三解释,客人是某银行的特别客户,前设是所有收入来源都有根有据,当然不会是黑钱。

过了对方经纪一关,相约前往房子视察,岂料业主行径更是夸张。

「他(业主)直头带埋紫光灯,逐份文件照,看看会不会是假的。」Kin Wong还说,业主还带了计算机,查验租客的银行纪录细项。 「没钱就说没钱,有钱就话洗黑钱!」他一句总结了某一批极度挑剔的屋主。



沟通十分关键
不过Kin Wong强调,这只是个别例子,按他观察,西人业主都查得十分仔细,而华人业主则相对没那么严密。他认为许多时候,双方沟通至为关键。以上述提及的出租豪宅为例,对方原本讲明不准养宠物,但后来说服给养「15公斤以下的小狗」。

那小狗之后变大狗怎么办? 「不会变大的了,已经长定了。」Kin Wong笑言。

虽然业主要求多多,但租客亦没有打退堂鼓,坚持去马,最后「排除万难」成功租下之后,「后来业主好帮忙,最后竟跟租客成为了朋友。」

他亦透露近来处理过的另一宗特别租盘,「有个香港业主直接打电话给我客人,问他是否香港过来,然后推掉其他所有柯化,减租给我客人。」他补充,「不好忘记,其实大部分业主本身都是一个普通人,同你同我都一样,都会有自己的喜好,同偏见。」

在现时激烈的租楼市场,新到埗的港人没有信贷报告、没有工作,难免会较为输蚀,但两位经纪都是正能量之士,深信办法总比困难多,「总会有一些软技巧提升业主对租客的信心。」Wallace Wong说。

留学生搵屋如搵工
Guilly是约克大学的博士生,今年6月底决定提前搬离目前租住的房间,希望9月前能找到交通便利、合预算、有公共空间的共居单位。他希望1,000元内租到一间房。

「我现在住的单位有6间房,只有一个冲凉房、厕所。还有一个非常糟糕的墨西哥室友,他一天到晚都在外边工作,但每次回来煮饭都弄得厨房一团糟,又喜欢高谈阔论,我实在受不了他。」5月才搬入来,月租$770,想不到仅住4个月又要搬了。

不满的原因岂止卫生与不检点的室友,再者他的房间所在正在厨房后方,室友开炉煮饭洗碗都听得清清楚楚,非常扰人。加上房间的暖气系统极差,在6、7月夏日晚上,有时都会冻到醒。

最令他失望的,大概是屋里所有空间都用来间隔房间,全屋唯一的社交空间,只有细到连餐台都放不下的厨房。有一回,有两个室友更因为争用椅子而大打出手,Guilly不得不从房间走出来劝交。

「我想至少有个阔落的客饭厅,可以同室友或朋友聊天交流。」从巴西来加10个月的他说。



种种因素下,他决定提早解除租约,急急另找地方搬,希望在天气转冷之前确定下来。只是,他想不到的是,找了差不多一个月,看了十几间屋,都未有着落。对上一次在3月租屋,只是看了3、4间房子就完成任务,而且是在入住前45日就确定了。

「我真是很沮丧,有些在看屋之前还有先进行面试,比见工还要严谨!」

部分看完屋,双方倾到情投意合,怎料通知结果一刻,还是让他失望而回。而他有一整个月的时间,基本上睡觉前、起床后,第一时间就是打开租屋网,找盘、约看楼,提交申请、等收拒绝信。

有一回,他发现在约定的看楼时间,房东一次过约了5组人一同视察,现有的租客被迫打开房门,欢迎一群看房团张望参观,好不尴尬。

事实上,今个夏天,租屋市场跟楼市成反比,后者因为央行四次加息,交投量由二、三月的高峰回落,提早进入寒冬,前者则出现争崩头的炽热状态。皆因九月开学在即,留学生加新移民涌入,再者多了上班族恢复到市中心办公,均助长多伦多租楼需求。

预算有限的Guilly看了十几个单位之后,终于在Christie Pits 附近找到合心水的房,「都是6间房,但室友都非常友善,租约持有人同我非常投契,一样都很喜欢NBA,而且个客厅非常大。」

美中不足的是,房屋也是残旧,卫生同样有待改善,但他很高兴,终于可以安心抖暑了。